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

信義學堂╳Green Impact Lab 〈綠色趨勢進行式〉 產業小聚

近期參加許多有趣的討論及分享會,有時候討論完都覺得好充實,受益良多。因此,我想透過部落格,來陸續分享幾個我覺得印象比較深刻的討論。
〈綠色趨勢進行式〉 產業小聚

第一個是參加信義學堂與Green Impact Lab合辦的《綠色趨勢進行式》,主持人楊雅雲有感於綠色趨勢已經被討論很多年(至少有十年了吧),卻一直沒有被真正重視,或者被視為跟「環保」同樣的概念,「每一年,我都會重複面對在綠色領域工作的朋友崩潰,因為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是很大的,尤其今年齊柏林往生。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在做對的事情,但如果這件事情真的這麼對,為什麼做了老半天,綠色產業還是這麼小,從來不是主流?」

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

換宅諮詢記事1:減少隔間 打造理想的老後空間

近期與一位女士S相約現勘,她希望能夠把之前承租給學生的宿舍,改造成自己老後的家。這間房子屋齡四十多年,為家中長輩找建築師發包自建,屋型方正、佇立在岩層的結構體外觀也給人紮實之感。即使位於潮溼多雨的山區、緊貼山壁,屋況卻仍十分不錯。
由於正好位於學區旁,房子蓋好之後,二樓出租給學生當做宿舍套房,一樓則是自住。因此,一樓與二樓的格局是截然不同的。

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

換宅諮詢記事2:事先丈量舊家具 順利搬新家

(續上篇)
屋主S是個勤儉的人,她希望舊有可用的家具,能夠搬到格局不同的新住處繼續使用。但符合舊家空間的家具,不一定就擺得進新家。為了擺對位置,要事先量好以下尺寸:

  1. 家具本身的尺寸(長度與寬度)
  2. 運送家具的門窗尺寸(寬度與高度)

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

局部修繕:天井採光窗更新

屋主家的樓梯與天井相鄰,原有的三面直立採光窗長期未開啟,有時想要讓室內通風,卻已不容易打開固定。故決定趁著這次整棟換包框鋁門窗的同時,也更新採光窗。

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

接失智長輩來家裡,如何規劃空間讓她/他住的心安?

最近遇到一對不到四十歲的姊妹申請住家諮詢,照顧她們倆長大的阿嬤,最近開始偶爾出現失憶、忘記關火關電燈的狀況。這對姊妹在台北從事貿易進出口相關事宜,在新北市某社區大樓購置了三十坪的住家,不婚不生的她們,原本就打算台北的家,要留一間房子,讓住在高雄的阿嬤偶爾來台北住住。

儘管如此,阿嬤卻從未在此過夜,「她比較傳統,覺得不應該給孫女照顧,起碼高雄還有姑姑、叔伯。而高雄老家的堂弟除了吃飯時間外,幾乎整天都躲房間,不太跟阿嬤聊天。」

近一年來,堂弟發現阿嬤煮的飯口味越來越重鹹、肉類也常煮到焦掉。有次他在房間內聞到焦味,到廚房發現茶壺在空燒,阿嬤已經外出買菜,事後堂弟跟阿嬤提到此事,一向疼孫的阿嬤,認為孫子在刁難她,出現暴怒哭泣的情形。

阿嬤漸失智 從高雄老家到台北定居的大挑戰

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

老公寓翻新、再住上三十年,好嗎?

老屋改造、老屋新生這十幾年來很盛行,當初所謂的三十多歲老屋,現在也邁向四十好幾。四十多歲的房子,還能夠再住上一個世代、甚至兩個世代嗎?

老透天或街屋,僅兩、三層樓,又多是整棟自住,安全性比較可以整體控管(但也不能保證),老公寓是目前老屋種類中,最應警戒的屋況之一。

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

一圓快適烹調的夢想:從祖孫三人到母女兩人的空間調整

日前到台北市中正區接受一對母女的諮詢委託,提到希望能夠調整公寓型的住家格局,把廚房改的大一點、舒服一點外。在討論時得知老公寓的坪數約25坪,心想只有一對母女住,格局上應該綽綽有餘。

到現場看才知道是祖孫三代,母親、屋主(女兒)、孫子三人同住一戶。五十幾歲的屋主是中小企業的主管,平時由阿嬤照顧孫子,現在孫子上大學,只有週末會回來。「我跟我媽都喜歡做菜,再過幾年我就要退休了,我們想把廚房改得舒服一點,空間要足夠我跟媽一起做菜。之前改過一次了,不過當時沒有想到這麼遠。」屋主說。

老後的家,以簡單、安全、好清潔為首要目標

最近收到不少關於老後的家的屋主詢問,很高興年齡層有下降的趨勢,有屋主在不到五十歲就開始思考老後的家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條件?
「是不是該開始整理東西?」
「是不是要打造無障礙空間?」
「家裡的細縫、櫃子交接面太多,看得到灰塵、卻清不到。」
我覺得,老後的家,應兼顧人的生活面跟設計面。生活要過的簡單知足,設計也要搭配得宜。以簡單好用、安全、好清潔為首要目標。

簡單健康

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

《月薪嬌妻》津崎平匡家的是怎麼配置的?

有次回家跟我媽一起電視,正好電視正播出《月薪嬌妻》,應該是第四集還是第五集吧,覺得內容很特別。已經好久沒看日劇的我(記得上次看的是朋友推薦的阿部寬跟仲間由紀惠合演的《圈套》、以及後來因為喜歡阿部寬而看的《熟男不結婚》),突然眼睛登楞一亮,發現這部日劇內容及劇末的洗腦舞很特別,於是就一頭栽進去逃避可恥卻有用的世界,開始追劇。不過,還是免不了職業病的開始看劇中的空間及家具配置。